• ?
    ?

    那一年

    作者:郭玉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5-18  浏?#26469;?#25968;:2686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引言?#21644;?#31062;父是一名老法官,这是一篇纪念他逝世一周年的回忆散文。本文采用明暗两条主线,明线是    ?#25910;?#20174;小至大的成长回忆,暗线则是?#25910;?#22312;外祖父影响下进行职业选择并?#27426;?#25104;长为一名法官的历程。外祖父无声的教诲使一个法律职业信仰默默地往下一代传承。

     

      那一年,你在大院里和人争执不休,外祖母?#30340;?#23545;一个案子特别的坚持。那时候人们?#24515;?ldquo;老张”,或者“张庭长”,你骑着摩托车往返郊区的法庭。摩托车骑坏了两辆,工作却一直是那份工作。

      那一年,我喜欢趴在你肩头玩耍,你红底金边的肩章被我摩挲脏了,变得红里带黑。

      那一年,我考上了大学,你很高?#32781;?#20026;我写了一首贺诗。我却并未曾说出,填报法学专业是不是受你的影响。

      那一年,在中山大学保送研究生面试?#37027;?#22805;,我连夜准备面试。假如导师问:为?#35009;?#36873;择法学?当时我准备的回答是:源于你,让我感知到的朴素正义观。

      那一年,我也成为了法官。我觉得我们应该会有很多要聊的话题。可其?#24471;揮小?#25110;许?#32423;?#32842;过两句制服的差异,我想等我发了自己的法袍,应该带回去穿给你看。

      那一年,我说休探亲假,带孩子回来。可各种事物纠缠,要办案,要写工作报告,要准备考试,要争取入额。何时回来?你一等再等。母亲一?#35797;儻省?#20837;额了。可是这消息,我怎么好像还没来得及郑重地告诉你呢?我在单位接到噩?#27169;?#20239;案大哭,就这样错失了最后的见面机会。

      而现在,当我写判决需要艰难抉择的时候,?#32423;?#36824;会抬起头, 想想那一年,你在大院里和别人争论的,是?#35009;?#21602;……

     

    (作者单位:广州市?#21483;?#21306;人民法院)

     

     

    网站首页 新闻?#34892;?/a>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
    广西十一选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