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主债务人破产后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担保人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1-28  浏?#26469;?#25968;:1898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复议案

    杨明哲、邵萌

     

      要点提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停止计息”的规定,是针对破产程序中破产债权作出的特殊规定。对破产债务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担保人,在执行程序中仍应按照原执行依据依法确定执行债务,不以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的破产债权为限。故主债务人破产后,担保人的责任范围应依据担保合同进行确定,利息、违约金等不因主债务人破产而停止计算,担保责任不受破产程序影响而减少。

      案例索引:

      异议审查: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12执异25号。

      复议审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粤执复344号。

      一、案情

      复议申请人(申请执行人):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新华信托公司)。

      被执行人(异议人):肇庆市亘泰金旺置业有限公司(以?#24405;虺曝?#27888;金旺公司)。

      被执行人:吴泰集团有限公司(以?#24405;?#31216;吴泰集团公司)。

      被执行人:肇庆亘泰商务港置业有限公司(以?#24405;虺曝?#27888;商务港公司)。

      被执行人:吴敏。

      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新华信托公司与被执行人吴泰集团公司、亘泰金旺公司、亘泰商务港公司、吴敏借款合同纠纷一案【(2017)粤12执恢12号】过程中,亘泰金旺公司对执行法院确定该案债权利息计算截止时间为2017年4月5日的执行行为不服,向该院提出书面异议称: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16日以(2017)粤12执恢21号《通知书》的形式通知亘泰金旺公司,内容为:债权利息计算截止时间为2017年4月5日,债权金额为447809287.41元。亘泰金旺公司不同意此结果,理由如下:1.担保人仅应承担主债务为限的债务担保责任。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裁定受理了对吴泰集团公司的破产申请,新华信托公司选择参加破产程序主张权利,所主张的总债权金额为348314833.34元,并已得到新华信托公司及两次债权人大会的确认,故亘泰金旺公司的担保金额应为主债权348314833.34元。2.既然吴泰集团公司的主债务已确定,并锁定了利息计至2016年3月2日,因此并不存在利息需计算至2017年4月5日的依据。3.担保合同是?#26639;?#20110;主合同的从合同,亘泰金旺公司作为担保人,依法、依约均不能超过主债务人的债务金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综上,无论从法律规定还是双方?#32423;?#36824;是基于公平原则,新华信托公司要求亘泰金旺公司支付从吴泰集团公司破产申请受理之日起的利息的主张不应成立。

      执行法院经审查查明:新华信托公司与吴泰集团公司、亘泰商务港公司、亘泰金旺公司、吴敏借款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10日作出(2013)渝高法民初字第00013号民事判决,判定吴泰集团公司向新华信托公司偿还贷款本金1.75亿元及贷款利息1225万元;新华信托公司在该判决第一、二项确定的债权范围内?#36733;?#27888;金旺公司所有的三块土地使用权享有优先受偿权等。

      另查明: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在另案执行中,发?#27835;?#27888;集团公司具有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经申请执行人申请,将该案移送破产审查,并于2016年3月2日裁定受理该破产申请。新华信托公司于2016年5月20日向吴泰集团公司管理人进行了债权申报,申报债权金额352493241.28元,其中本金1.75亿元。该债权经吴泰集团公司管理人初审确认,并向新华信托公司出具并送达了《债权复核通知单》。

      二、裁判

      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异议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担保人向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时的利息计算截止时间应如何确定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24405;?#31216;《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各方当事人对该法律规定存在不同的理解,是引发本案争议的根本原因。从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主债务合同与担保合同的主从关系及《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的文义和目的等方面?#27835;觶?#25285;保人所承担的担保责任不应超过主债务的范围,《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关于主债权利息自破产申请受理后停止计算的规定,其效力及于担保人。否则,如果强令担保人负担破产申请受理之后的利息,必然出现担保人责任重于主债务人责任的情况,而这在根本上违反了担保制度关于担保人不承担比债务人更重的责任的目的。故亘泰金旺公司提出利息计算至吴泰集团公司被受理破产之日(2016年3月2日)止的异议成立。据此,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粤12执异25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撤销该院(2017)粤12执21号通知书,确认债权利息计算截止时间为2016年3月2日。

      新华信托公司不服上述异议裁定,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议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主债务人破产后,担保人的担保责任范围是按照担保合同?#32423;?#30340;债权,还是《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破产债权。换言之,主债务人破产后,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担保人,担保责任是否受破产程序影响而减少。《破产法》规范的是破产债务人与债权人的破产法律关?#25285;?#38500;非《破产法》?#21009;?#21035;规定,担保人对破产债务人的担保责任应当适用担保法律规定,不受《破产法》调整。破产申请受理后债权停止计息是《破产法》的特殊规定,是对破产债权数额的限制,基于合同产生的担保债权并不受影响。且从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角度来看,担保人始终负有全面履行偿还债务的义务,担保责任不随破产债权停止计息而减少。故担保责任范围应为基于担保合同产生的担保债权,不应仅限于破产程序中债权人申报的对主债务人的破产债权;《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停止计息”的规定,仅适用于进入破产程序的主债务人,对担保人并无约束力,不适用于担保债权。综上,裁定如下:撤销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12执异25号执行裁定,维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12执恢21号通知书。

      三、评析

      就主债务人破产后,《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主债权停止计息的效力是否及于担保人,担保责任是否受破产程序影响而减少这一问题,司法?#23548;?#20013;一直存在两?#27490;?#28857;。第一?#27490;?#28857;认为,担保责任应受破产程序影响而减少。主要理由是,基于担保责任的从属性,担保责任范围不应大于主债权。债权人所享有的主债权范围为破产债权,那么,作为担保人所承担的担保责?#25105;?#24212;为破产债权。第二?#27490;?#28857;认为,担保责任不应受破产程序影响而减少。主要理由是,《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是法律针对破产程序中破产债权作出的特殊规定,担保人的责任范围应依据担保合同进行确定,因此,利息、违约金等不因主债务人破产而停止计算。目前已有的相关案例中,多数法院(如山东、?#26412;?#29976;肃等高级人民法院)均?#20540;?#20108;?#27490;?#28857;。最高人民法院?#28304;?#34429;有不同裁判结果的案例,但该院新近判例(如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6月9日作出的[2016]最高法民终96号民事判决)同本案例一致,亦?#20540;?#20108;?#27490;?#28857;。

      (一)《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停止计息”的规定,仅适用于进入破产程序的主债务人,对担保人并无约束力,不适用于担保债权

      《破产法?#20998;?#26159;解决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及时公平清理破产债权债务的问题。破产申请受理后债权停止计息是《破产法》的特殊规定,是对破产债权数额的限制,基于合同产生的担保债权并不受影响。从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角度来看,担保人始终负有全面履行偿还债务的义务,担保责任不随破产债权停止计息而减少。因此,《破产法》规范的是破产债务人与债权人的破产法律关?#25285;?#38500;非《破产法》?#21009;?#21035;规定,担保人对破产债务人的担保责任应当适用担保法律规定,不受《破产法》调整。?#28304;?#27861;律和司法解释均作出了相应规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债权人对债务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所享有的权利,不受重整计划的影响。” 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和解债权人对债务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所享有的权利,不受和解协议的影响。” 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破产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对债权人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未受清偿的债权,依法继续承担清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31561;?#24178;问题的解释》(以?#24405;?#31216;《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保证期间,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的,债权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报债权,?#37096;?#20197;向保证人主张权利。”

      具体结合本案来谈,被执行人亘泰金旺公司、亘泰商务港公司系主债务人吴泰集团公司的担保人,其担保责?#25105;?#32463;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认。目前吴泰集团公司正处于破产重整阶段,根据《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新华信托公司对担保人享有的担保权利不受吴泰公司破产重整的影响。新华信托公司虽然向破产债务人吴泰集团公司管理人申报了债权,但并不影响其根据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结果,申请强制执行亘泰金旺公司、亘泰商务港公司承担的担保责任,被执行人亘泰金旺公司、亘泰商务港公司应当履行的债务不应受《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关于申报债权计息时间的限制。

      (二)担保责任范围应为基于担保合同产生的担保债权,不应仅限于破产程序中债权人申报的对主债务人的破产债权

      首先,担保债权作为从债权,其范围当然不能超过主债权,此为担保法基本原理和规则,?#25910;叨源?#20134;无争议。担保的从属性包括效力的从属?#38498;?#28781;失的从属性,前者指的是担保合同的生效要以有效的主合同为前提,后者指的是主债权债务消灭,担保权利亦随之消灭。破产是债权人实现债权的一种方式,《破产法》规定的是债权人可以通过破产程序实现债权的一种方式,而债权消灭应?#26412;?#22791;民法、合同法等实体法律规定的条件,因此,尽管《破产法》规定了破产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后停止计息,但对于破产受理之后的利息作为劣后债权予以保护,该部分债权并未消灭。《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是破产债权的范围,并不能推导出破产受理之后的利息债权消灭,该债权实质上仍然存在,只不过无法在破产程序中得到保护,?#24335;?#30772;产受理之后的利息纳入担保范围并不违反担保的从属性。

      其次,担保制度的目的和功能就是为了预防债务人不能清偿(包括因缺少或者没有偿债能力而破产)的风险,债权人与担保人订立担保合同、提供担保的本意也是要防范这一风险,以期在债务人不能清偿时从担保人处获得救济。债务人破产本身就是担保人所要承担的担保风险,除非当事人在担保合同中明确?#32423;?#20027;债务人破产情形?#24405;?#36731;或者免除担保责任,否则担保人即应?#38498;?#21516;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担保责任。如果打破当事人的?#32423;ǎ?#25226;担保责任限定在破产债权范围,则与担保制度的目的和当事人的初衷相违背。因此,《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三款、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四条、《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分别对破产重整、和解和清算程序担保人继续承担担保责任作出明确规定。

      (三)担保人承担的担保责任超过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申报的债权并不影响担保人行使追偿权

      司法实务中,就本案例的焦点问题存在争议的原因之一,即观点一的持有者普遍认为,担保制度的目的之一是担保人不承担比债务人更重的责任。如果强令担保人负担破产申请受理之后的利息,必然出现担保人责任重于主债务人责任的情况,而这在根本上违反了担保制度的目的。强使担保人负担债务人自己都不必负担的利息,必将使担保人对债务人的追偿权落空(担保人无权就多付的额外利息向债务人追偿),显然背离法律特别规定担保人追偿权之立法目的。

      ?#28304;吮收?#35748;为,担保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为债务人抵押担保的第三人,在抵押权人实?#20540;?#25276;权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担保人向债务人追偿的债权数额可能会少于其?#23548;?#20195;偿数额,但不能等同于其追偿权落空,或者说违背追偿权的法律规定。法律虽然规定担保人在履行担保责任后有权向主债务人追偿,但法律并没有也不能确保追偿权得以实现。追偿权是否能够实现,要看主债务人的?#23548;是?#20607;能力。如果主债务人清偿能力不足或者丧失清偿能力,则担保人应当自行承担此种风险,且该风险也是担保人设定担保时应当预料的后果。如果因主债务人清偿能力不足或者丧失清偿能力而减轻或者免除担保人的担保责任则使债权人的担保权落?#25285;?#23545;债权人显然不公平,有违债权保护的基本原则,亦与担保法律制度不相符。

    (作者单位:省法院执行局)

     

    网站首页 新闻?#34892;?/a>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
    广西十一选五平台